站点首页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也是出现了专门的渔牧业

来源:理财送体验金活动  |  作者:admin  |  点击: 次  |  我要收藏
两河流域,是亚洲西南部的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经的地域,希腊人把这片土地叫做美索不达米亚平原,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吴晓群介绍,这里是世界文明最早的发祥地,世界上最早的城市国家、最早的农业灌溉体系都出现在这里。 《理解早期文明》一书中,作者学

  两河流域,是亚洲西南部的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经的地域,希腊人把这片土地叫做“美索不达米亚平原”,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吴晓群介绍,这里是世界文明最早的发祥地,世界上最早的城市国家、最早的农业灌溉体系都出现在这里。

  《理解早期文明》一书中,作者学者布鲁斯G崔格尔提到,从公元前3500-3200年的乌鲁克时代到古巴比伦王朝统一之前,城邦国家系统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南部存在了长达1500年。

  吴晓群介绍,这些城邦内生活的居民属于四个阶层:奴隶主贵族、在中拥有土地的、土地和身份的依附民,也被称为古鲁什和奴隶。贵族则有两种:氏族贵族和新贵族,前者的代表是神庙高级祭司,后者的代表则是国王。

  这批墓葬里,有的很简陋,随葬的物品也不多。但其中有16座墓葬显示出了非凡的气度,每一座王陵都有个拱形的或圆穹形的石砌墓室,出土的文物中,有表明墓主人身份的,刻有“国王墨斯卡兰都”“乌尔国王阿卡兰都”“蒲阿比”字样的印章,还出土了大量的金器。

  当时的苏美尔人经济已经非常发达,在城市内部,也出现了功能分区:居住区、手工业区、市场、祭祀区等等。手工业区域内,有人冶金,有人纺织。考古学者们认为,甚至这一时期,已经出现了以贸易为目的进行生产的纺织工场。渔猎也不是简单的采集行为,也是出现了专门的渔牧业。

  早在公元前3400年,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苏美尔人就开始使用会意符号。一开始,它们主要被刻划在泥板上,也被叫做泥板书。在苏美尔时代的晚期,平原上的书吏们记录了大量的故事、史诗、、圣歌、格言、论辩等等,也留下了不少王室铭文,比如、军事行为记录、民事行为记录等等。

  学者们认为,此时的记录首先与神庙相关,乌鲁克时期,有标准词汇表,这表明记录的保存者已到了正规的训练。布鲁斯G崔格尔在书中提到,早在公元前2500年,有被称为“泥板之殿”的学校,出现在毗邻和神庙的地方,学校的事务由书吏受训掌管,这些学校也是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文化保存和发扬光大的主要中心。

  在非洲北部,被利比亚沙漠、阿拉伯沙漠、努比亚沙漠和大瀑布环绕的尼罗河谷地和三角洲地区地表平坦,古代的埃及人就生活在这里。尼罗河水定期泛滥,在河谷地带形成一层厚厚的冲积地层。古埃及人就在这片土地上耕种生活。

  这个时期差不多就是高山遗址的相同时期。进入古王国时代以后,埃及也在这时完成了真正的统一。吴晓群说:“在古王国时期,埃及逐渐确立了以官僚体制为基础的、君主的。”君主被称为“法老”,被视作神之子或神的,古王国时代,法老的达到了极限。

  与中国古代一样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法老被认为是全国土地的最高所有者,因此各种土地的使用者都必须将收获物的一部分上缴法老。而法老作为神王,其也被神化了,他的话几乎就是法律。新的法老常常通过主持前任法老的葬礼,来宣告继承的性。

  宝墩时期古蜀先民正在成都平原上的河流沼泽寻找上的平衡的时候,古埃及人思考的是,如何能更好的让尼罗河水为我所用。吴晓群说,当时古埃及人面临的情形是这样的:一方面,南部尼罗河谷常年无雨,农业需要的水、人民生活需要的水全部来自尼罗河,有的地方地势较高,如果不修水渠,河水灌溉不到;另一方面,尼罗河每年的泛滥,留下大量积水需要排除,否则也无法进行耕种。

  由于尼罗河定期泛滥,所以古代埃及人会在每年秋天洪水退却以后,种植一季谷物,大麦和小麦是主要的粮食作物。他们还种植大豆、鹰嘴豆,也种植亚麻,用作纺织原料。和宝墩人类似的是,古埃及人也饲养动物,比如牛、羊、猪、驴等。每年收获后,古埃及人会把这些家畜放养到农田里,一方面让这些家畜取食作物残梗和农田里生长的草,另一方面,它们的粪便可以补充土壤的肥力。

  考古学者们在印度河流域持续数十年的考古发现,整个印度河流域目前已发现大小城镇遗址200余处,其范围西起伊朗边境,东近德里,北及喜马拉雅山麓,南临阿拉伯海,估计占地约130万平方公里,呈巨大的三角形状。

  吴晓群说,“哈拉巴文化足可称为古代世界面积最广的青铜文化。这一文化以南部的摩享佐达罗((Mohenjo-daro)和北部的哈拉巴(Harappan)为中心,习惯上称为哈拉巴文化。也称‘印度河文明’。”

  “哈拉巴文化遗址中虽然有许多石器,但也发现了大量铜器。人们还掌握了对金银等金属加工的技术,从出土的各种精美绝伦的手工艺品和奢侈品中,可以想象当时工匠的精巧技艺。制陶和纺织是哈拉巴文化的两个重要部门,遗址中的发现,表明当时已掌握纺织品染色的技术,纺织业与车船制造业等也已高度发达。在大量古迹遗存的发掘中,都充分证明其与伊朗、中亚、两河流域、阿富汗,甚至缅甸和中国都有贸易。”华西都市报记者王茜

  近日,成都大邑县境内的高山古城遗址把大家的目光都牵扯住了,那个位于农田中的挖掘现场从去年开始考古发掘以来,就一直被附近的、临近城镇的城镇居民组团围观。高山古城遗址工地发掘现场的负责人、考古学家刘祥宇介绍,这个面积为34.4万平方米的古城遗址,是目前成都平原最早的古城遗址,距今约4600年左右。

  记者在现场看到,尽管接连几天的下雨使得水井的水位上涨,但在刘祥宇的提示下,依然能见到边缘有当时的先民取水时踩踏留下的痕迹。刘祥宇还介绍,灰坑里清理出来的有生活垃圾,也有堆满了动物骸骨和陶器的宴飨坑。而这一切,都指向这处位于古城中心的墓地的不远处,就可能是当时的生活区。

  高山古城周围的是怎样的呢?现在的一段东城墙上种植了庄稼,古城墙外略低一些的地方,是绿油油的农田。刘祥宇说,他们之前做了一个简单的调查,发现紧挨着东城墙的那一片地势低矮的农田,在距今4600年前是一条大河,河面宽度约200米。

  在高山古城城中心发掘的这片土地表明,当时墓地并非专门规划的区域,墓穴的大小基本和墓主人的身形一致,墓穴中也没有专门的葬具比如棺椁等,除了少量的墓葬中出土有项链、玉坠、象牙镯子以外,并没有专门的随葬品,这使得考古人员无从推测墓主人的身份与所属阶层。

您可能对以下内容感兴趣

发表评论
  • 用户名:
  •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回到顶部